第欧根尼故事

第欧根尼和亚历山大

亚历山大托人传话给第欧根尼,想让他去马其顿接受召见。第欧根尼回信说:“若是马其顿国王有意与我结识,那就让他过来吧。因为我总觉得,马其顿到雅典的路程并不比雅典到马其顿的路程远。”

一天,第欧根尼在晒太阳,亚历山大过来对他说:“我有可以为你效劳的吗?” 第欧根尼躺在酒桶里伸着懒腰说:“有,请不要挡住我的阳光。”

亚历山大问第欧根尼:“你不怕我吗?” 第欧根尼反问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好东西还是坏东西?” 亚历山大回答:“好东西。” 第欧根尼说:“又有谁会害怕好东西呢?”

征服过那么多国家与民族的亚历山大,却无法征服第欧根尼,以至于他感叹:“我如果不是亚历山大,我愿意做第欧根尼。”

第欧根尼和柏拉图

第欧根尼到柏拉图家作客,踩着地毯说:“我踩在了柏拉图的虚荣心上。”

有人指责第欧根尼乞讨的行为,他借用《奥德修》中的句子回答,柏拉图讨东西时“深深地埋下头,以致无人能够听见”。

柏拉图把人定义为双足无毛动物,他就把一只鸡的羽毛拔光,拎到讲座上说:“这就是柏拉图所说的人。”

针对柏拉图的理念论,他说:“我看得见桌子和杯子,可是柏拉图呀,我一点儿也看不见你说的桌子的理念和杯子的理念。”

为了反驳爱利亚学派否定运动的观点,第欧根尼站起来夸张地到处走动。

有人请柏拉图对第欧根尼其人下一断语,他回答:“一个发疯的苏格拉底。”

更多小故事

第欧根尼总是一身乞丐打扮,也经常行乞,一是因为他的贫穷,二是因为他的哲学。他乞讨的口气也像一个哲学家,基本的台词是:“如果你给过别人施舍,那也给我吧;如果还没有,那就从我开始吧。” 不过,他乞讨的成果终究比不上残疾人,为此他尖刻地评论道:“人们在施舍时之所以厚此薄彼,因为他们想到自己有一天可能变成跛子或瞎子,但从未想到自己会成为哲学家。”

一无所需是神的特权,所需甚少是类神之人的特权;看到医生、哲学家、领航员,我就觉得人是最聪明的动物,看到释梦师、占卜家和他们的信徒,以及那些夸耀财富的人,我就觉得人是最愚蠢的动物。

一个狗仗人势的管家带第欧根尼参观主人的豪宅,警告他不得吐痰,他立刻把一口痰吐在那个管家脸上,说:“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痰盂了。”

当他看见一个轻薄的青年衣着考究,他说:“如果为了取悦男人,你是傻瓜,如果为了取悦女人,你是骗子。”

第欧根尼遭一个秃子谩骂后,说道:“我决不会反驳。我倒欣赏你的头发,他早已离开了你那可恶的头颅而去了。”

第欧根尼原是辛诺普城邦一个银行家的儿子,在替父亲管理银行时铸造伪币,致使父亲入狱而死,自己则被逐出了城邦。在他成为哲学家后,人们仍不时提起来羞辱他。第欧根尼反唇相讥:“那时候的我正和现在的你们一样,但你们永远做不到和现在的我一样。正是因为流放,我才成了一个哲学家。他们判我流放,我判决他们监禁于城邦之内。”

第欧根尼外出旅行,路经一条河流,为无法渡过而烦恼。有个经常背人过河的人,见他为难,便走过来把他搁在肩上,很顺利地背他过了河。正当他思索如何感谢对方的时候,看见那人又在背别的人过河,于是第欧根尼走上前说:“对于刚才的事我不必再感谢你了。我现在知道,你不加选择的这样做,只是一种怪癖。”

在中午,光天化日下,第欧根尼打着一盏点着的灯笼穿过市井街头,碰到谁他就往谁的脸上照。他们问他何故这样,第欧根尼回答:“我想试试能否找出一个诚实的人。”

有一次,第欧根尼见到一个懒人让仆人帮他穿鞋,于是他说:“当他为你揩鼻涕的时候,你才会真正感到幸福,不过这要等到你的双手残废以后。”

当他看见一个妓女的孩子朝人堆里扔石头,他说:“小心,别打着了你父亲。”

有人问他最厌恶被什么动物咬,他的回答是:谗言者和谄媚者。

Tags: 

Article typ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