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哲

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

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

南朝 刘义庆 《世说新语 · 言语第二》

孔文举年十岁,随父到洛。时李元礼有盛名,为司隶校尉。诣门者,皆俊才清称及中表亲戚乃通。文举至门,谓吏曰:“我是李府君亲。” 既通,前坐。元礼问曰:“君与仆有何亲?” 对曰:“昔先君仲尼与君先人伯阳有师资之尊,是仆与君奕世为通好也。” 元礼及宾客莫不奇之。太中大夫陈韪后至,人以其语语之,韪曰: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。” 文举曰:“想君小时,必当了了。” 韪大踧踖。

Tags: 

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

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

《孟子 · 告子下》

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间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

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人恒过,然后能改。困于心,衡于虑,而后作;征于色,发于声,而后喻。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然后知生于忧患,而死于安乐也。

Tags: 

濠梁观鱼

濠梁观鱼

《庄子》 《秋水》篇

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

庄子曰:“儵鱼出游从容,是鱼之乐也?”

惠子曰: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

庄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

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鱼也,子之不知鱼之乐,全矣。”

庄子曰:“请循其本。子曰 ‘汝安知鱼乐’ 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。我知之濠上也。”

译文:

Tags: 

论语

论语

《论语 · 学而》

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

《论语 · 为政》

子曰: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。

《论语 · 公冶长》

子贡问曰:“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?” 子曰:“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,是以谓之文也。”

《论语 · 为政》

子曰:由,诲女知之乎? 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

《论语 · 里仁》

子曰: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

《论语 · 述而》

子曰: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

Tags: 

丑妇效颦与邯郸学步

丑妇效颦

春秋 庄子 《庄子·天运》

西施病心而颦其里。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,归亦捧心而颦其里。其里之富人见之,坚闭门而不出;贫人见之,挈妻子而去之走。彼知颦美,而不知颦之所以美。

邯郸学步

《庄子·秋水》

且子独不闻夫寿陵馀子之学行于邯郸与?未得国能,又失其故行矣,直匍匐而归耳。

《汉书·叙传上》

昔有学步于邯郸者,曾未得其髣髴,又复失其故步,遂匍匐而归耳。

第欧根尼故事

第欧根尼和亚历山大

亚历山大托人传话给第欧根尼,想让他去马其顿接受召见。第欧根尼回信说:“若是马其顿国王有意与我结识,那就让他过来吧。因为我总觉得,马其顿到雅典的路程并不比雅典到马其顿的路程远。”

一天,第欧根尼在晒太阳,亚历山大过来对他说:“我有可以为你效劳的吗?” 第欧根尼躺在酒桶里伸着懒腰说:“有,请不要挡住我的阳光。”

亚历山大问第欧根尼:“你不怕我吗?” 第欧根尼反问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好东西还是坏东西?” 亚历山大回答:“好东西。” 第欧根尼说:“又有谁会害怕好东西呢?”

征服过那么多国家与民族的亚历山大,却无法征服第欧根尼,以至于他感叹:“我如果不是亚历山大,我愿意做第欧根尼。”

第欧根尼和柏拉图

第欧根尼到柏拉图家作客,踩着地毯说:“我踩在了柏拉图的虚荣心上。”

有人指责第欧根尼乞讨的行为,他借用《奥德修》中的句子回答,柏拉图讨东西时“深深地埋下头,以致无人能够听见”。

柏拉图把人定义为双足无毛动物,他就把一只鸡的羽毛拔光,拎到讲座上说:“这就是柏拉图所说的人。”

Tags: 

葛底斯堡演说

葛底斯堡演说

美国 林肯

87年以前,我们的先辈开拓者们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美利坚合众国,它的原则是自由和人人平等。现在,我们正在进行一场伟大的战争,这是对我们的一次大考验,看看我们这个以自由为根基的国家还能否继续存在下去。今天,我们所集会的地方就是这场战争中的一个伟大的战场。为了使国家长久地存在下去,无数的烈士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而现在,我们来到这儿悼念他们,同时把这片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他们,作为他们的灵魂栖息之地。我们应当这么去做,而这么做也是十分恰当的。

可是,从广泛的意义上说,这片土地我们无权奉送给任何人,更不能将它神化,因为在这里英勇战斗过的烈士们,生存下来的和牺牲了的已经将它神圣化了,我们无需再去这么做了。今后,全世界都会极少注意到也不会永久地记起我们今天在这儿所说的话,但是,烈士们的英勇行为和光辉之举都将会永远被铭刻在人民心中。

Tags: 

伤仲永

伤仲永

北宋 王安石 《临川先生文集》-《伤仲永》

金溪民方仲永,世隶耕。仲永生五年,未尝识书具,忽啼求之。父异焉,借旁近与之,即书诗四句,并自为其名。其诗以养父母、收族为意,传一乡秀才观之。自是指物作诗立就,其文理皆有可观者。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乞之。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。

余闻之也久。明道中,从先人还家,于舅家见之,十二三矣。令作诗,不能称前时之闻。又七年,还自扬州,复到舅家问焉。曰:“泯然众人矣”。

王子曰:“仲永之通悟,受之天也。其受之天也,贤于材人远矣。卒之为众人,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。彼其受之天也,如此其贤也,不受之人,且为众人;今夫不受之天,固众人,又不受之人,得为众人而已耶?”

Tags: 

为学

为学

清 彭端淑 《为学一首示子侄》

天下事有难易乎?为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为,则易者亦难矣。人之为学有难易乎?学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学,则易者亦难矣。

吾资之昏,不逮人也,吾材之庸,不逮人也;旦旦而学之,久而不怠焉,迄乎成,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。吾资之聪,倍人也,吾材之敏,倍人也;屏弃而不用,其与昏与庸无以异也。圣人之道,卒于鲁也传之。然则昏庸聪敏之用,岂有常哉?

蜀之鄙有二僧:其一贫,其一富。贫者语于富者曰:“吾欲之南海,何如?” 富者曰:“子何恃而往?” 曰:“吾一瓶一钵足矣。” 富者曰:“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,犹未能也。子何恃而往!” 越明年,贫者自南海还,以告富者,富者有惭色。

西蜀之去南海,不知几千里也,僧富者不能至而贫者至焉。人之立志,顾不如蜀鄙之僧哉?是故聪与敏,可恃而不可恃也;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者,自败者也。昏与庸,可限而不可限也;不自限其昏与庸,而力学不倦者,自力者也。

Tags: 

Pages